Vic我的心塞塞的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【八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

        误打误撞的捕获了神医族少主一只,更是迫不得已听了一耳朵八卦,这位逃婚的少主喜欢着未婚妻的妹妹,冷美人妹妹却唯姐姐马首是瞻,和卡索立在冷风里看两个人你要责任我要自由的来来回回,我表示我站责任,网友表示他要站自由。

       刚成年就遭遇国破家亡,早早背负上复国的使命,寻找六叶冰晶时又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弟弟。对卡索而言,自由真的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。

       心爱的姑娘是未婚妻的妹妹,皇柝也跑不了了,这种老板儿子带着小姨子跑了的香艳故事在人界还是很有市场的,今天皇柝一跑,明天各大茶寮酒巷口耳相传的绝对是“神医族少主不要脸,神医族族长独子皇柝不要脸,带着小姨子跑了,我们没有办法,原本要送给他的新婚贺礼,通通20两,通通20两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,本使者还是一脸正经的跟着皇柝回了神医族,神医族内,月照姑娘中毒。

     月氏联姻者在皇氏境内中毒,皇氏少主还逃婚逃的天下皆知,月皇二族必生间隙,救月照则冰晶现世,寻冰晶不得则神医族自身不稳。毒害月照姑娘的人真是想了个简单有用的好法子。

     再难的事情,总是要做的,人界我这么熟,带着卡索王子逛个鼠族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,刚一抬腿,就看到卡索眼睛亮了。几瓣樱花仿佛刚从树上被风拂下,打着纤弱的小旋落在卡索手中,这个味道和当初从菜头背上被鞭子拽走的释王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 寻香而至,站在窗口吹樱花的纤细少年眼睛亮亮的扑向卡索。被抓走的释王子成了艳炟的"人族奴隶",也是他被迫给月照下了毒。身中火族焚心毒的释王子只能跟在艳炟身边,找机会给我们通风报信,却不得自由。

     找到冰晶吧,换出释王子,救好月照姑娘,得神医族助力,拼死帮卡索复国。自由难得,知己有我,我没法保证让卡索重振冰国家人团聚,却能用性命担保,我梨落在一日,就护着卡索一日,有我在,就绝不会让卡索孤身沦战。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【七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
      边关苦寒,守界的将士们只能靠浑话就酒熬过一夜又一夜,虽然他们忌讳我是女子,总在我来的时候停下嘴,可我是谁,想听到总能听得到。

      听了这么多年,有件事总是清楚的:生娃娃的时候不能被打搅。想要生娃娃就得夫妻二人上床脱衣服,整整过上一夜,就能等着十月怀胎瓜熟蒂落,请了产假回家抱娃娃。

      扯了卡索王子跨上床,赶忙让他脱衣服,虽然我们不是夫妻,可门外的士兵必然是不查纳征书的,等他们查完房走了,我们再从床上下来,不到一整夜多不出来个娃娃也不耽搁我们继续找释王子的行踪。

      可卡索王子就是不肯配合我脱衣服,还喃喃着:"这不好吧,太快了吧。"真是没常识,据我听壁脚的经验我手下的兵士们都是一夜脱七次衣服的,更厉害的一晚上能脱十来回。可惜我的盔甲太重,上面藏的各种兵器更是难以拆卸,脱起来颇费功夫,否则一晚上十来回算什么,我能一个时辰脱十次。也只有这些王子公主的,总是被别人伺候着更衣,才一时半会的脱不利索。

      衣服还没脱下来,门就被一脚踹开,这些神医族的喽啰居然不知道生娃娃的时候打扰不得,还厉声喝问:"你们干什么呢?"这时候的网友反而机灵了很多:"我们干什么,你们看不到吗?"这些士兵还是有眼色的,看出来我们走生娃娃也不再直视"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位公子?"公子?看来床下之人身份不低。还没等回答其中一个兵指着卡索的脚大喊:"哪有上床不脱鞋的?老实交代人在哪里!"

      失策了!鞋也是衣服的一部分,果然底下的小兵都要比将军们更熟悉怎么生娃娃。

       提气拔枪,还未出手,床下的人自己爬了出来"等等,我跟你们回去。"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【六】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暮色四合,萧声渐起,伴着天光竟感到微微凉意,是卡索。

      我没有姐妹不知父母,从小被将军当守界使者养大,身边倒是有许多下属。我有一起守边界御风寒的兄弟,有敬慕崇拜的已逝义父,却没有一个可以边思念边等他归来的人。蹑手蹑脚把花篮放在卡索身边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 "我没让你走。"王子殿下人还低落着,声音倒是很有王霸之气,和捆我手的时候一模一样。"不听你话还跟着你,我确实不配当你的守界使者。"和他并坐着栏杆上,他看也不看我一眼:"好,那你就别当我的守界使者,从今天起,你自由了。"

      "好啊,那以后我爱去哪就去哪,"卡索垂下头不让我看清表情"从今天起,我就不是王子的守界使者了,我是卡索的朋友。"网友抬起脸看我的表情太惊喜,让人没法忽视他的眼角都在泛红。解下酒囊递过去"我现在最想去的地方,就是朋友身边。"他接过尝了一口,被呛得咳出声。就像年幼的我,逃学出来和一帮兄弟躲在将军酒窖偷酒喝,辛辣畅快,足以烘暖所有被寒风吹过的胃。

      次日,我带着卡索进了神医族领地,人界的任何事情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。耳聪目明科,断骨续玉科,出嫁的新娘,拦路的病人,还有释王子的气味。寻觅一天无果的我们回到客栈却发现里面有人,还没等我探听仔细卡索就一把推门进去,白夸你了,王子殿下!又用幻术,欺负艳炟抓不住你吗!

      门外突然有兵士砸门,被卡索冻住的人一脸慌乱,我们的屋子里似乎进了个麻烦。砸门的声音一阵紧过一阵,这人根本打不过我倒是不用防备,一咬牙,将此人推进床底。

      拉着卡索跨上床,"上床!"      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【五】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潜入火族大营时,恰好目睹艳炟将卡索王子诱入陷阱而后嚣张大笑,这些神族的王子公主似乎都不知道小心谨慎这几个字怎么写,不到三个时辰就解开的冰链,门口没清理干净的火族残兵,还有眼前这个突然变僵硬的嚣张公主。

     我的枪正抵在艳炟脑后死穴,硬成冰雕的火族公主看上去顺眼太多。"把门打开,"枪口拨开长发移向脊柱"你们火族的元气所在,是这吧?"满意的看到艳炟一动不敢动"放卡索出来,正好我这个区区凡人,学过怎么杀神。"

     被释放的卡索王子抬手冻住火族公主,还行,这一次没有给自己留下后患。单膝跪地,举拳向胸,"王子,我来接你了。"不知道网友有没有听懂我是在嘲笑他灵力尚未痊愈就逞强独闯敌营,反正他看起来又害羞又害怕,早知道会后怕,就应该和我一起来。

      即使残兵都在进门前清理干净,我们也尽快离开了火族营地,卡索连我都冻不了多久,艳炟肯定会很快恢复。一路掩藏气息跟踪火族,却发现艳炟也失去了释王子消息,果然是冰族的王子,虽说没常识但好歹有胆识,竟然用毫无灵力之身逃脱火族监控,这么一对比,身边弟控到自投罗网的卡索王子似乎更蠢了。

      火族人马回营,卡索还在沉思,可一来他对人界不熟悉,二来不能任意使用幻术,还是得靠人族来拿主意,不幸的是,目前在场的人族只有我一个。从每天隔着传声鹰回答问题开始,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我终于要面对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网友——特别没常识的那种。

      "王子,我们去神医族吧,"卡索王子抬头看我"释王子不在火族手中,他可能也在找六叶冰晶,附近最近的地方就是神医族,我们不如去那里看看,说不定能遇到他。"

      "好。"卡索王子点头答应,"我们去神医族。"

PS:又上线了一个新角色,但是标签只能放五个。。。艳炟公主你好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【四】

        人界街市总是充满烟火气,让人平和也让人平凡,身边的网友看起来更顺眼许多。“王子,以后切忌用幻术伤害凡人”刚才还在害怕的王子表情冷漠,“若不是他们想伤害释,我也不会与他们动手。”“我知道”我当然知道“我不是怪你,那些人自己找死,可你犯不着为了这种人害的自己灵力全失陷入险境。”王子的表情柔和起来,以前聊天的时候我就知道卡索王子见不得别人伤害释殿下,没有灵力的释王子每次被欺负都会让卡索王子念叨很久。“梨落”我抬头看他“以后不要叫我卡索王子了,就叫我卡索吧。”王子看上去很开心,我决定满足网友合理的小愿望。

        空气中灵力气味骤浓,天穹突然化作一片幕布,画面中的冰族惨叫着打滚,生生被火族幻术焚为灰烬,冰族王子被火王尽数戮杀,旁边中了幻术的神全身抽搐着死去,凄厉的哀鸣和艳炟嚣张的笑声重叠“卡索,不想你唯一的弟弟惨死,就来找我。哈哈哈!”冰族王室的惨死之景逐一闪现,一股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愤怒让我紧握双拳。冰王为何如此无能,子民被屠王族受辱,仅剩的孩子被逼流落凡界,卡索王子灵力尽失,樱空释王子落入敌手!冰王不配为父!

         卡索竭力克制自己的怒火,胸脯起伏,呼吸粗重,终于转身挥袍往幻术施放的地方赶去。“卡索,你要去哪?”我挡在他前面想拦住他,可他根本冷静不下来“我要去救我的弟弟!”黑眸也因为怒意上冲微微泛蓝,他的灵力恢复了。我愣了一下,却不想让他现在就去救人“对方人马众多,根本不知底细,我们只有两个人,最起码应该探清敌情再做打算”手腕突然被冰索捆紧“卡索!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守界使者,你不听我的,就不配做我的守界使者。”放下这句话的卡索已经幻影移形离开了,我还在原地不想动。使用幻术留下气息,维持三小时的冰族王室之力,他是希望三小时之后看到一具因为双手被困无法战斗的尸体,还是希望我和释王子早日被火族捆着团聚。我的网友不是没有常识,根本就是个笨蛋!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【三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失去了幻术的卡索王子比凡人虚弱的多,一记手刀就让他昏睡许久,把王子安置在湖边,我转身牵着菜头去采花。我们还是网友的时候他不仅喜欢问人间的种种,还与我说过许多神界的事情,神族可吸食鲜花香气饱腹也是我那个时候才知道。红花似血白花如发,将军临死前的样子一直在我眼前浮现。斯人已逝,我伸手挥散眼前浮影,往事不可追。远处传来水声巨响,卡索王子应该醒了,我现在的任务是养好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我单膝跪在他面前,我的网友都没有认出来我是谁,微微俯首的我看不见王子的脸,却能听到他的声音和传声鹰里一模一样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对面网友的眼神仿若有实质,我的斜刘海完全失去了面具功能,索性抬起头行礼:“我是守界使者梨落。王,我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对面的网友捧着花不说话,如果他连守界使者梨落都记不起来我不介意把他交给火族。好在他及时找话题:“你吃了吗?”吃饭这种话题是人族永远都用不厌的开场白,感谢我的网友只是没常识,不是不会聊天。手心里躺着亮晶晶的钱币,这是卡索王子卖冰雕换来的,眼前这个捧着花不看我的美男子突然变得很可爱,我笑了笑收起银钱,“没钱也有没钱的吃法,你想不想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嗯,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们就去逛街了,大概是打渔猎鸟成功次数太多,我的胳膊都有些微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人族的街道比起蓝白调的冰国大概有趣的多,我网友眼花缭乱还强装镇定,还是我发现了他的衣服领口开洞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把拦住准备使幻术的卡索王子,在街边买了针线,认真给网友补衣服。我的网友果然没有常识,在人族大街上使用幻术,比在幻雪森林放火还惹人注意,王子殿下估计根本没有学过《论战斗隐蔽和敌后潜藏》。收针,打结,我凑上前咬线头的时候网友居然害怕的想躲,“别动”你的命都是我的,我才不会伤害你。

注:穿好的针线,打开就有火的火折子,迷香管,是人族江湖必备三大神器。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【二】

        近日火族来访,边界频频有士兵被虐杀,我猎回的晴空鸟竟然自体爆裂。察觉出是火族幻术作祟,克托将军立刻回朝面见冰王,我则带领人马严守冰幕。冰王乃三界之首,想必他一定能把这些事情查个明白,给死去的将士们一个交代。只是今天大概接不到网,啊不,王子的讯信了。我不是在想他,只是今天这么忙,就算卡索王子送来传声鹰我也没空回答他那些奇怪的问题。嗯,没空。
       一片黑暗中似乎有人在喊我,离的很近却又听不清楚,恍惚着睁开眼睛才慢慢回忆起冰幕碎裂的那一刻。冰国大乱火族入侵,边界溃散王族出逃。刚想起身去找将军却意外看见火王和一个黑发女子相拥,难道叛徒竟是人族?我守界使者绝不允许!
         滚落悬崖吊在崖底,单枪匹马甩开追兵,这一夜我精疲力尽,没想到给我最后一击的却是菜头找到了将军,将死的将军。他衣衫褴褛遍布伤痕,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给我下了指令:“梨落,我要你用生命保护好卡索殿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将军战死,我骑着独角兽菜头在雪舞森林寻找卡索殿下。将军战死,冰族人死后即化为冰雪湮灭世间不复存在。将军战死,前方有人高声呵骂间或传来兵戈相击之声。那是卡索王子,将军已死,将军让我保护好卡索王子。我会保护好卡索王子!
         挥鞭,鸣枪。菜头蹄声匆匆,我从未感到如此愤怒,为什么要入侵冰国!为什么要灭杀冰族!为什么不能让人间安逸无战!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将军!为什么!飞身拉卡索王子同骑,菜头一路疾驰甩开了火族追兵。明明幻术全失却要闹着找弟弟的卡索王子被我手刀打晕,你是将军用命托付给我的。
        你的命是我的。

我的网友没常识——世界上最帅的守界使者梨落大人留

人总想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,救下晴空鸟爪下的参赛者这种事情并不是我第一次做,可是每次做都想拒绝。这些仓惶摔落的男人居然是人族的战士,本使者觉得非常丢脸。轻夹马腹斜拉缰绳,座下的独角兽乖乖随我掉头回营,果然只有菜头才是我的soulmate。´_>`

         我的义父克托将军是冰族的神,也是我的偶像,年轻的时候他曾变装去中原一带肆意江湖,似乎是化名沈浪,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的他白了一头大卷发,还总是催我和网友见面。´_>`

         是的,我们是有网的,鹰特网。同声传讯,即时无延迟,一对一精准传达,要是对面的网友再见多识广一点就好了。我的网友是冰族王子卡索,一头银色长发,没见过长相但是声音蛮好听,可惜他毫无常识!我怀疑头发长见识短这个俗语是专门给他发明的,你们人族怎么增长灵力?吃饭会吗?睡觉会吗?你头发长吗?是银色的吗?呵呵,我们人族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才能增长灵力,吃饭指挥拉屎,睡觉每天六小时,我头发挺长的但是没你长,颜色也不是银色的是黑色的哦!我的头发?是黑色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传声鹰有动静了,“梨落,守界使者为什么是人而不是神?”今天的网友还是如此没常识,王子殿下一定没有通过守界使者基本理论的考试……“守界使者固守人界与神界之间,与人相处更久,一旦生出异心,人界将沦为炼狱……”今天也用冷静的声音敷衍了网友(握拳),希望网友能体会到我的冷淡,但是,菜头!不可以吃我的传声鹰!
٩(๑`^´๑)۶

我想你的小蛮腰,更想你的包子脸

今天天气真好,我也有点想你